小夥用畫筆畫出美麗村莊 昔日貧困村成了“打卡地”

2021年04月08日10:37

來源:大河網

大新與自己的塗鴉作品合照 受訪者供圖

  河南商報記者 張逸菲

  “去不了三亞,去不了大理,那麼就來小屯村逛逛吧。”近段時間,河南新鄉一個小村莊火了,成為年輕人的打卡地。客流量多時,村民賣小吃,幾天就能掙一萬元,但幾年前,這個村子還是貧困村。

  默默無聞的小村莊,走到“台前”,這和幾十幅畫作分不開。

  在村牆上塗鴉這個小村子一下火了

  “大新,別幹了,趕緊歇歇,都中午了,該吃飯了!”小屯村的村民王大爺端着一碗剛做好的麪條,讓大新趕緊吃。

  大新一邊應着,一邊從梯子上下來,他把兩隻手套依次摘下,從王大爺手中接過大碗,又往後退了幾步,歪着頭端詳着一上午的成果——七八十平方米的“畫布”。這塊“畫布”,是河南省新鄉市輝縣市張村鄉大王莊村小屯村的一面牆。

  前幾天,這個僅有440口人的小村子,在網上火了,遊客紛紛來到這網紅村拍照“打卡”。村裏牆上30多幅塗鴉,風格迥異,有體現中國元素、以古代神話人物為靈感創作的塗鴉,也有日本動漫文化的翹楚宮崎駿的經典動畫。

  塗鴉牆色彩鮮明,點燃了原來顏色單調的小村莊。

  “第一次見到小屯村,牆是灰色的,整個村子只有零星幾個老人在自家門前曬太陽,村子很沒有活力。”畫師大新説。這個90後小夥子,是帶火小屯村的幕後“功臣”。

  現在,村裏人流如織。遊客拍攝的視頻顯示,小屯村的每一面塗鴉牆前擠的都是人。“有遊客是宮崎駿的粉絲,他們告訴我,宮崎駿動畫塗鴉牆很常見,但在集中一片區域內有五六面塗鴉牆很少見,能一次拍過癮。”大新説。

  畫出美麗村莊,也收穫村民的理解和尊重

  幾十幅牆面塗鴉,能給村莊帶來這麼多人氣,大新對自己的成績很高興。

  大新從藝術與設計專業畢業後,去了大城市工作,後來放棄工作專門到鄉村做塗鴉。“我想用塗鴉讓小屯村變好看,讓在城市很‘喪’的年輕人,看到畫心情得到舒緩。”大新説。

  現在,最讓大新欣喜的是村裏人越來越尊重他的想法,不少原來很排斥塗鴉的村民有了態度上的轉變,“以前的牆面上多是文字標語,突然變成鮮豔、新潮的圖畫,很多年紀大的村民覺得我是瞎胡鬧。”現在,村民接受了這個辛苦得恨不得“住”在牆面上的小夥子。“不少大爺大娘到飯點兒了主動給我送飯。”大新説。

  另一種成就也激勵着大新繼續做下去,“塗鴉牆能引來流量,改善村民們的生活,我也替他們高興。”

  用塗鴉作切口,盤活文旅經濟的發展道路

  事實上,小屯村在2020年的十一黃金週已獲得了部分關注。2021年春節期間,每天的客流量在五六千人次。

  而在2018年以前,小屯村是典型的貧困村。小屯村所屬的大王莊村直到2018年才摘下了貧困的“帽子”。

  小屯村塗鴉牆帶來的流量,讓大王莊村萌生了以點帶面,盤活文旅經濟的發展道路。塗鴉牆網紅經濟,如果不把握好機會,其很容易湮沒於網絡大潮中,大王莊村黨支部書記王六全説,“我們打算順勢打造配套的民宿、餐飲,形成一體化的旅遊模式。”

  小屯村的火爆讓村民收穫了實實在在的實惠,也讓他們發生了從觀念到行動上的改變。王六全説,以前,青壯年勞動力寧願外出打工也不願在村裏種田地;如今,越來越多的青壯年勞動力從務工城市回到小屯村,想根據現有形勢,結合自家資源獲取收入,“有村民在客流量多時賣小吃,幾天就能掙一萬元。”

  農民變股東,走上致富路

  據瞭解,以前,很多村莊都是“無錢辦事”的空殼村,大量農村集體資產由於產權歸屬不清、集體組織缺位、經營管理方式落後等,處於“沉睡”狀態。通過改革,可以讓越來越多的集體資產“從沉睡中醒來”。

  王六全説,“現在,村裏已經制定好對村莊統一的管理和規劃。我們鼓勵以合作社的方式,請村民當股東,加入對村莊的改造,同時也邀請其他企業作資金保證,不讓村民們賠錢。”王六全説,“如果股東有自己想發展的經濟形式,可以向我們提交一份策劃書,大家一起開會討論。”

  近期,他們籌備了第一期燈光秀,打造鄉村和現代科技的美好碰撞。

  “每年都要跨上新的台階,”王六全説,“未來,我們還想打通大王莊村的三個自然村,讓它們結合起來,加大產業的振興力度。也希望有意願的資金,更多注入我們村。”


編輯:郭同歡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